3G小说网

字:
关灯 护眼
3G小说网 > 尊师孔仲尼 > 第一百四十六章 敢抽我的税?(3200字)

第一百四十六章 敢抽我的税?(3200字)

    眼见着临淄越来越近,棹手们的干劲也越来越足了,他们整齐划一的挥动着船桨,大翼如同离弦之箭般飞速向临淄驶去。

    棹手们一边划着船,嘴中还一边高唱着越地的民谣。

    只不过今日的曲子不像前几日那般复杂,而是换了一首简单的。

    “候人兮猗!候人兮猗!”

    宰予听到他们唱歌,不由又向身边的范蠡发问:“这唱的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范蠡只是苦笑着摇头:“这帮家伙,是在向我讨要赏赐呢。”

    宰予愣道:“您是如何知道他们在向您讨赏的呢?”

    范蠡道:“这是因为,他们唱的乃是《候人歌》啊!”

    “这里面有什么讲究吗?”

    范蠡回道。

    “当初大禹求娶涂山氏后,只向帝尧告了几天婚假,之后便又去治水了。

    后来他治水时再次路过涂山,于是涂山氏想要与他相见,但又觉得害羞,就作了这首《候人歌》。

    之后,又让出嫁时一同陪她嫁给大禹的姐妹们,站在涂山之阳的山坡上,向他放声歌唱。

    所谓候人兮猗,意思就是:我在等着你啊!

    涂山氏作《候人歌》,是委婉的表达自己对于丈夫的思念。

    这群小子唱《候人歌》,同样也是委婉的表达这一趟随我北上辛苦,家中的妻儿肯定无比思念他们。”

    宰予听了哈哈笑道:“少伯,看来这一次你不赏他们也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。”

    范蠡笑着站起身,冲着棹手们喊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妻儿的愁绪我已经感受到了,等到使命完成返回越国后,我自会去大王面前为你们请赏,让你们能够好好地补偿她们的!”

    棹手们闻言,无不是大笑着欢呼,划船的劲头也比往常大了许多。

    子贡则还在回想《候人歌》的由来,他惊叹道。

    “我之前一直以为媵婚是周公立下的规矩,没想到早在大禹的时代,就已经有了姐妹陪嫁的习俗。”

    宰予则不甚在意道。

    “岂止是大禹时,虞舜娶妻时,不也是一同迎娶娥皇与女英两姐妹吗?

    从前夫子就说过:商继承了夏的礼仪制度,因此,其中所减少和所增加的内容是可以知道的。

    周又继承商的礼仪制度,所废除的和所增加的内容也是可以知道的。

    如果将来有继承周的,哪怕是一百世以后的情况,也是可以预先知道的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一切风俗、礼仪、制度都有其源流,怎么可能凭空诞生呢?”

    子贡听了,恍然大悟道:“怪不得夫子之前曾经哀叹过,说:

    夏朝的礼,我能说出来,但是它的后代杞国保留下来的史料很少,不足以证明我的话。

    殷朝的礼,我也能说出来,但它的后代宋国保留下来的史料同样很少,也不足以证明我的话。

    这都是由于文字资料和熟悉夏礼、殷礼的人不足的缘故。

    如果足够的话,我就可以得到证明了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果真如此啊!”

    周礼中的媵婚,同样是同姓不婚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要求诸侯向他国求娶‘嫡夫人’时,其它两个女方同姓国应当主动派出公室女,与‘嫡夫人’一起出嫁,这两个同姓国公室女就称为‘媵夫人’。

    而无论是嫡夫人还是媵夫人,她们出嫁时姪娣作为陪嫁。

    姪就是兄长女儿,即夫人侄女,娣就是夫人的妹妹。

    因此一个诸侯娶妻,会同时娶九名女子,之后永不再娶。

    之前夫子在讲周礼中的媵婚时,曾经给他们解释过,这样做的原因是为了遵循周礼中亲亲尊尊的原则。

    夫人有了侄女和妹妹的陪伴,那么三人中无论哪一方有了孩子,都会互相感到高兴,对孩子视同己出,使得她们可以荣辱与共、不相嫉妒。

    而且无论三人中哪一方不幸病亡,其他两人都会尽心尽力抚养对方的孩子,确保孩子能够顺利成人。

    而之所以要设立嫡夫人和媵夫人,则是为了制衡诸侯宫闱中的各方势力,强行将后宫划分为三个小团体,防止任意一国的势力在后宫中做大。

    至于诸侯之后永不再娶的规定,则是为了让陪嫁的姪娣也能得到受宠的机会,防止她们滋生不满的情绪,进而维护亲亲和谐的周礼大义。

    当然了,夫子讲周礼从来都是捡好听的说,坏的方面要么不去提及,又或者直接不教授。

    宰予当初听媵婚这课的时候,就觉得夫子实在是把周公想的太完美了。

    这媵婚制度,虽然看起来是让诸侯宫闱和谐,但实际上,还不是为了防止两国结亲后走的太近,进而威胁到周天子的统治地位吗?

    <a href="https://m.yyxs.la" id="wzsy">yyxs.la</a>

    人家两国本来娶妻娶得好好地,你非要往后宫再塞两个女方同姓之国的媵夫人,还不是想把后宫的水搅浑,让嫡夫人和媵夫人为了儿子互相斗起来吗?

    嫡夫人和媵夫人都有自己的小团体,还有娘家人作为后盾支持,一旦等到要立新君的时候,互相结仇简直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。

    三位夫人都是公室女子,背景雄厚,她们为了儿子能当上国君,使出的手段可不止寻常宫斗剧下下毒、玩弄点心机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夫人们那可真是一言不合就回娘家向国君老爹哭诉,要老爹为她们主持公道。

    而但凡有点实力的老爹,哪个不想扶女儿和外孙子上位呢?

    一个国家立新君,三个国家跟着在后面操心。

    文明一点的给女婿施加外交压力,野蛮一点的,为了女儿和外孙子的未来,直接出兵干涉立储。

    所以说,周公这招可真是食铁兽叫外卖——笋(损)到家。

    他宰予能看清楚这件事的本质,天下的聪明人自然也能看透。

    至于夫子,他老人家多半是看透不说透。

    因为夫子一直想要回到周公那个礼乐通行的古代治世,所以让诸侯们弱一点,维护天子的地位与权威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周公的这个损招,也就只有在周天子得势的西周时期才能推行。

    诸侯们打又打不过天子,还不得捏着鼻子认了。

    而等到了周天子支棱不起来的春秋,诸侯们自然纷纷狂起来了。

    现如今的天下,哪个国君娶妻还讲究媵不媵的,爱怎么娶怎么娶,想娶几个娶几个。

    至于天子管不管这事?

    我们这些诸侯的军力足够设立三军六军,天子他有几个军?

    而夫子面对这个情况,也只能是干瞪眼。

    宰予不由得想起上周的《仁报》刊载的头版头条。

    《郑军强攻洛邑,天子巡狩姑莸》

    这标题看起来平平无奇,但主要是为了照顾天子的颜面和夫子的心情。

    什么天子巡狩,那就是仓皇出逃。

    郑国人的攻势也是够勐的,把周天子一顿收拾,揍得他完全找不着北。

    半年的时间,成周领土大半落入郑国手中。

    不过晋国人总算是做点人事了,晋国大夫阎没已经率军进入成周,并在胥靡筑城防御。

    有晋国的帮助,相信周天子在姑莸也巡狩不了多久了,最多再有三两个月,天子就又能回到他忠诚的洛邑,继续去歌舞升平了。

    不过被郑国勐揍了这一顿后,周天子的家底估计是一点都不剩了。

    至于夫子嘛,他老人家真是南望王师又一年,王师就剩一个连。

    这个月的《仁报》稿件宰予已经审过了,夫子在个人专栏里揪着郑国一顿疯狂输出,怒斥郑国,说郑国自从子产去世之后礼乐不存、仁义不行。

    而专栏里最精彩的部分,无外乎夫子对于郑国执政卿驷歂的freestyle。

    夫子一条条的罗列了驷歂接任执政卿后的种种罪证,将他与前任执政子产与子太叔进行比较,把驷歂批的是一文不值。

    因为其中的内容过于精彩,也符合目前鲁国亲晋敌郑的外交政策,所以宰予一看到夫子的这篇专栏,就知道本期《仁报》必定大卖。

    之前,他还特意叮嘱造纸工坊的工匠们加印再版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临出发前的时候,公宫那边就派人提前订购了一大批的本期《仁报》。

    听颜回那边透露的消息说,阳虎建议国君将本期《仁报》下发到鲁国各邑,并张贴于城门前的醒目位置,用来宣传郑国的不仁之举,让国人都了解郑国的可恨之处。

    宰予正在思索着这些事呢,等回过神来,发现大翼已经靠岸了。

    他正准备起身下船,突然看见渡口前围拢过来十几个全副武装的齐国甲士。

    他们手持青铜戈大喊道:“所有人,先别下船,待我们检查完所有货物后,你们才能下来!”

    宰予以前从未碰见过这种情况,不由扭头望向范蠡与子贡,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范蠡笑着说道:“看来您以前不曾经商啊,这是齐国日常的关津检查。为的是防止商贾偷运违禁货品,也是为了防止敌国冒充商贾发动奇袭。”

    “检查?”

    宰予饶有兴致的望着那些登上甲板的齐国甲士和关津小吏。

    甲士守在大翼周围负责维护秩序,而小吏则下到船舱,开始挨个检查货品。

    这一趟范蠡他们带的货品主要是越地出产的锡矿和丝绸织物,而宰予和子贡登船时,也带了一箱工坊印刷的书籍。

    小吏在挨个检查完毕,确认没有发现什么不妥之处后,很快就返回甲板汇报。

    “一切正常。”

    领头的甲士听完汇报后,开口问道:“你们这里哪个是管事的?”

    范蠡连忙笑着施礼:“有什么事,您对我说就行。”

    甲士闻言,点头道:“老规矩,按照我国关税之法,所有货物逢百抽一,你们留下足额的货物用于缴纳关税,之后就可以卸货了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投票,是一种品质,一种精神,更是一个读者的灵魂。

    ——节选自《宰予日记》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典藏华夏:开局震惊秦始皇 永夜召唤 大运通天 大唐极品庄园主 成为亿万首富后,我重生了 开局打造大唐不夜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