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四十二章 老程可能是在装

小说:抠神 作者:萧瑟良
    杜长风是担心程广年一直不醒,程氏会因此出什么乱子,所以想提醒宁可竹去稳定军心掌控全局。

    可是,宁可竹根本就不是那种在乎程氏集团的女人,她所在乎的,是自己的丈夫,还有自己的儿子。

    “长风,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但是,对我而言,广年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“嫂子,话虽这么说,但现在广年躺在这里,外界已经传得沸沸扬扬的了。程氏集团是老程这些年一手打造出来的帝国,如果他醒来的时候,发现程氏集团乱成一锅粥,肯定很难过。这里你放心,有两个孩子在,广年不会有什么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杜长风也是真的关心程广年,他非常清楚,程氏集团对于程广年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可他却忽略了,程氏集团终归只是程广年一个人的帝国而已,无论是宁可竹,还是程煜,其实根本就没把那当回事。

    宁可竹听了这番话,根本没有任何反应,只是拉着程广年的手,忧愁不已。

    程煜这时候开口说道:“爸,您别劝了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就算我妈愿意去,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?

    程氏集团的一切,我和我妈从来都没有过问过,现在我们过去,又能从哪里接的上手?

    况且,在这种时刻,让程氏集团乱一乱也好,正好可以看清,那些股东和高管之中,到底有哪些不安定的因素。

    其实,以我爸的为人,您觉得,如果让他选,他是会选择静观其变,还是让我妈去接管程氏集团?

    我甚至觉得,他即便现在已经醒了,恐怕也会要求我们封锁消息,让外界继续以为他还在昏迷当中。

    正好,可以通过这次这个意外,来看一看集团里的很多问题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番话,杜长风猛然一愣,随即看了看病床上双目紧闭的程广年,他不由得想起他找的那位专家跟他说过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我和杨院长的判断基本一致,之所以他还没有苏醒,是因为大脑的自我保护机制。或许,他本人就不愿在这个时刻醒来呢?”

    之前听的时候,杜长风觉得这是那名专家从病理角度说的,现在想想,似乎那名专家在暗示着什么。

    他不禁狐疑的又多看了程广年几眼。

    程广年,现在到底是不是在装昏迷?

    而程煜,对此是早有怀疑了。

    早在老卞还在病房里的时候,程煜就注意到,程广年的胳膊,似乎有过一个很轻微的位移。

    当然,程煜没有看到程广年动,只是通过手臂和床边的位置判断,他的胳膊应该是动过。

    但是,这有可能是程广年已经醒了,却在故意装昏迷。也有可能是程广年的肌肉自然反应,毕竟哪怕是植物人,有时候也会有肌肉和神经的轻微反应的。

    也正因如此,当老卞提出要不要转院,之后杜长风也提起想给程广年转院的时候,程煜才会镇定的表示反对。

    程煜没跟任何人提及过这一点,所以,他刚才说那番话,也是有意为之。

    说话的整个过程,程煜看似是面对着杜长风,但实际上,他的眼神一直在观察程广年。

    他清楚的看到,程广年的眼皮微微的动了动,就像是闭着眼睛的时候,眼珠子转动了一下一样,睫毛也有轻微的颤动。

    虽然这也依旧有可能只是神经的自然反应,但以程煜对程广年的了解,以他们俩父子连心的直觉,程煜认为,程广年只怕早就醒了。

    很可能,就是在他和老卞谈话的时候醒的。

    程广年听到了他们俩的对话,意识到这次并非意外,而是有人想要他的命,所以,他决定继续装昏迷,好看看公司里究竟会有什么状况发生。

    至少,他可以通过一些行为来判断,到底是谁要杀他。

    老程啊老程,你说你这样装下去,我妈该多伤心啊。

    杜长风抬起头,看了看程煜,眼神里有征询之意。

    程煜假装没看见,说道:“爸,您自己公司还有一大堆事情,今天您一天都没去公司了吧?现在时间也不早了,您还没吃饭呢。这里有我和我妈就行了,您先回去吧。有什么情况,我会及时跟您沟通的。”

    杜长风想了想,点点头,对宁可竹说:“嫂子,那我就先走了。有什么情况,程煜你第一时间通知我。程氏那边如果有什么需要处理的,我也可以发表一些声明。咱俩家现在是亲家,我发言,应该还是能起到一些稳定军心的效果的。”

    “爸,您放心吧,这边不会有什么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杜长风看了看杜小雨,转身朝着病房大门走去。

    程煜又道:“小雨,你也先回去吧,这里没必要呆这么多人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在这儿陪着你和妈。”杜小雨坚持。

    程煜想了想,说:“要不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吧,饭点都过了,大家肯定都很饿。外头还有我公司的职员,我也去通知他们回去,有院方负责阻拦,那些媒体应该进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杜长风点点头道:“也好,嫂子,您也去吃点吧。”

    宁可竹缓缓摇了摇头,悲戚的说:“我不饿。”

    杜长风示意杜小雨开口,程煜却道:“没事,我妈这人就这样,遇到事情肯定吃不下,您现在让她离开,是不可能的。这样,我们先去吃饭,然后我给我妈打包一点儿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三人走出了病房,程煜冲着管路招招手,管路小跑着过来。

    “跟他们说,都回去吧,今天算是大家加了半天班,替我谢谢他们。然后麻烦你在这儿盯着点儿,我和我岳父去吃点东西,回来的时候我给你带饭。然后替你。”

    管路答应下来,程煜和杜长风、杜小雨离开了住院楼。

    刚到楼下,三人就被记者围住了。

    不等那些记者问出他们想问的问题,程煜就直接开口道:“诸位,都回吧,今天你们不可能等到任何新闻。我父亲目前没什么问题,他只是还没有醒过来。等到他醒来的时候,我会在微博上公布的。麻烦让一让,我们要离开了,请不要挡着我们的路。谢谢。”

    说罢,程煜根本不理会那些记者七嘴八舌的发问,硬生生的从人群里拨开了一条路,护送着杜长风和杜小雨离开。

    那些记者不死心,在后边不断的追问着,还有人在喊着杜总杜总的名字。

    杜长风上了车,杜小雨看着程煜,程煜示意她也进去。

    然后,程煜走到自己的车那边,想了想这附近的饭店,想到一家,便将方向告诉了孙建成。

    车子缓缓开动,程煜摇下车窗跟杜长风说,让他跟着自己的车。

    也不远,就在附近,三人两辆车很快就到了饭店。

    心里都有很多事,杜长风明显更是心事重重。

    但是他想了很久,还是决定不把心里的疑问向程煜提出,他只是在默默的对自己说,老程啊老程,你可千万别是故意装昏迷,试探集团那些人的反应呐。真要是这样,你让嫂子和程煜怎么看?集团比他俩还重要么?

    陡然遇到这样的事,大家也都没什么胃口,随便吃了点,程煜让服务员打包了两份外卖,给宁可竹和管路带去。

    出门之后,程煜对杜长风说:“爸,您和小雨先回吧。我去医院把东西带给我妈和管路,然后等晚点儿媒体散了我也准备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你不留在医院?”杜小雨一愣。

    程煜摇摇头,微笑着说道:“医院也不会允许我和我妈都留在那里陪他的,我倒是想让我妈回去,可你觉得她会答应么?所以,只能是我走咯。你先回家,别等我,该睡觉就睡觉。”

    杜长风看着程煜的表现,心里其实已经有了计较。

    他都能怀疑程广年是在装,程煜作为他的儿子又怎么可能心里没点数?

    而根据程煜的反应,杜长风越发觉得,可能自己的猜测真是对的。

    所以,他也说道:“是啊,小雨,你先回去吧。这事儿不用你操心。”

    杜小雨见状,只得点了点头,说:“那行吧,我先回去。爸,要不我们明天就别再过去了,还是等程煜他爸的事情结束之后再去吧。反正也不着急。”

    杜长风说了声好,钻进了车里。

    程煜却是皱了皱眉,问道:“你们明天原本准备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去哪儿,就是今天的事。

    我和我爸今天不是去律师那边么?

    很多手续要办,今天主要是集中在不动产的转移上。

    那些不动产已经过户到我名下了,但明天我还需要去办一下最后的手续。

    今天一直在忙这些,到下午好不容易才把那些手续忙完。原本想着该签股份转让的那些文件了,但公证处的人刚到,我们就看到了微博上的新闻。

    然后给你打了电话,立刻就赶了过来,转让文件也就没来得及公证签署。

    本来我和我爸在路上说,要是你爸没什么大碍,我们就明天再去一趟。但是现在这种情况,我是真的没心思搞这些。

    明天我们还是一起到医院来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程煜听罢,心道原来是这件事,倒是也没太放在心里,点点头,说:“那个反正也不急,原本就是老程一个人的想法,他现在昏迷不醒,搁下就搁下,反正也没人催了。”

    杜小雨叹了口气,说:“那你注意点时间,多喝点水,忙里忙外一天,也累了吧?”

    程煜笑了笑,帮杜小雨打开车门,杜小雨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目送车子离开之后,程煜又上了自己那辆车,对孙建成说:“一会儿你把我送到医院之后就回去吧,车也直接开走,我晚上如果回家就自己打车回去。

    明天你也不用管我,直接把车送去4店

    不,你以前开出租和网约车的,应该有相熟的修车的地方。你把车开到你熟悉的地方,找个靠得住的人,把这车好好的给我检查一遍。

    所有容易出问题的地方都好好的检查一下。”

    孙建成明白程煜这是出于什么担心,立刻说道:“好的程少,我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到了医院之后,程煜下了车,想了想,转过身对孙建成说:“你回去开慢点。”

    说的郑重其事,孙建成知道这是程煜在担心他的安危,微微一笑说:“没事的,程少,这车我一天擦两遍,谁要是动过,我肯定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程煜点点头,拍拍车顶,自己朝着住院楼走去。

    记者比起之前已经少了很多,但还是有一部分。

    看到程煜,自然是又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程煜苦笑着说:“诸位,我再说一次,今天真的不会有任何新闻了,请回吧。我妈和我朋友还没吃饭,我给他们带了点吃的回来。你们这么拦着我,饭菜都要冷了。你们总不忍心让一个母亲吃冷的饭菜吧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那些记者才让开了一条路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年轻的女孩子,突然对程煜说了一句:“程少,刚才来了很多人,我们虽然不认识,但听到那些人的一些对话,似乎是程氏集团的人。”

    程煜一愣,道:“他们上去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两三分钟吧,刚进去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程煜连忙道了声谢,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摁下电梯,程煜很快到了四楼,刚走出电梯,就听到外边一片嘈杂。

    一看之下,果然是程氏集团的人,当然,这其中还有自己家的那些亲戚。

    程广乐和程颐没来,他俩一个在港岛一个在西北,但是程广天一家四口可是都到齐了。

    程煜略感意外的是,程傅居然也没来。

    剩下的,全都是程氏集团的高管,这些人,程煜虽然不太熟,但不久前,在婚礼上他还是见过,所以基本的印象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看到程煜,那些人也是纷纷喊道:“程少,你来了就好了,这些护士和医生,拦着不让我们进去。董事长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七嘴八舌的,程煜也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程广天也是走了过来,倒是没敢在程煜面前摆什么叔父的谱儿,毕竟程煜怼程广乐的情形,他还是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“小煜,大哥他什么情况了?”

    程煜冷冷的扫了那些人一眼,说:“你们到底是来看我爸的,还是来刺探消息,想知道他死没死的?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一愣,然后纷纷辩解:“程少,您这怎么说话呢?”

    “程煜,你这说的什么话。我和你三叔也是好心。”

    “程少,董事长出了事,我们总归要知道情况的,你说是吧?”

    “程少,我们可是一片好心呐,晚饭都没吃直接就来看董事长了。你这话说的让我们很伤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程少”

    “都特么给我闭嘴!

    现在,我给你们两个选择。

    第一,自己给我滚出去,不要在这里吵吵,我父亲需要休息。

    第二,我现在打电话报警,让警察请你们滚蛋。

    各位也都算是有头有脸的人,别让我用第二种方式,那样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!”

    程煜一声大喊,彻底让那帮人哑了火,然后,他冷冷的环视一圈,又道:“我妈还没吃饭,你们现在给我让开,我把饭给她送进去,出来的时候,我不想再看到你们。”说罢,程煜一把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程默,径直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后边一下子炸开了锅,说什么的都有,早就是一句话都听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程煜走了两步,猛然一回头,手指着电梯,表情凶狠,把那些人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然后,程煜没有出声,却用口型恶狠狠的说了一个“滚”字,那些人面面相觑,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处理了。

    到了通道口,程煜拿过一份外卖递给管路,说:“先吃点吧,我进去陪陪我妈。你再看会儿,过会儿我来替你。”

    管路点了点头,说:“你不用替我,我今晚守个通宵也没事。刚才已经跟伊人说过了。”

    程煜笑道:“我一会儿也得回去,守什么通宵。这里是医院,又不是灵堂。”

    说罢,程煜转身朝着病房里走去。

    推开门,进去之后,程煜看到宁可竹呆呆的坐在床边,手里一直拽着程广年的手。

    程煜叹了口气,过去扶住宁可竹的肩膀,柔声说:“妈,我知道您现在有些六神无主。

    但是,您要相信,像是老程这种恶人,别说检查下来屁事没有,就算真出了什么事,到了阎王爷那儿,阎王爷也不敢收他。

    阎王爷一看,我去,这人比我还像阎王爷,他来我这儿不会把我位子给抢了吧?还是给他送回去的好。”

    宁可竹被程煜冷不防这么逗了一下,要是平时肯定早就笑得不行了,但现在,她也只是脸部表情舒缓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我倒不是担心你爸会出那么大的事,我只是看着他现在躺在床上的样子,我就觉得难受。煜儿啊,你爸这个人,有时候的确是严苛了一些,也刚愎了一些,但是,他还是很爱你的。这一点你千万不要怀疑啊!”

    程煜笑了笑,说:“我只是跟他不对盘而已,没觉得他不爱我。行了,妈,您先吃点饭,要不,我会担心的。”

    宁可竹看了看程煜,终于还是点了点头,说:“好吧,我吃点儿。”

    接过了程煜带回来的外卖,宁可竹打开之后,看了看,叹口气又放下了。

    “没胃口。”

    “妈,您都多大年纪了,说什么没胃口这种话有意思么?不管什么情况,您吃几口,稍微垫吧一下我心里才放心。”

    宁可竹无奈,只得象征性的吃了几口,程煜又给她端来一杯水,看着她喝了一半,这才放心。

    “妈,晚上您就在这儿陪着老程吧,反正我知道就算我劝您回去,您肯定也不会听。好在这是特护病房,旁边就是床。床上的东西呢,我一会儿去买套新的,回头让护士给您换上。我再陪您会儿,等下边媒体的那些人散了我就回去,明早再来。”

    宁可竹点点头说:“你跟着忙了一天,肯定也累了。下边的媒体上不来的,你干脆就先回去吧。哦对了,刚才外边那么吵,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程煜说:“没事,就是集团的一些人,我给打发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,你爸那个集团,我们娘俩根本插不上手啊,他这一出事,集团肯定乱糟糟的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咱俩又不稀罕他那个破集团,也就老程自己当个宝。活该他现在管不了,我觉得挺好。老程啊,你就跟这儿躺着,最好躺到程氏集团破产。”

    宁可竹摇了摇头:“你这孩子,净胡说咦,儿子,你看你爸的眼皮子是不是动了?是不是要醒了?快去喊医生。”

    程煜刚才那话就是说给程广年听的,又怎么可能没看到程广年的眼皮子动了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程广年是被气着了。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3G小说网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://www.gggx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17mb#qq.com